公交通勤族每天乘车花两小时 天通苑晚高峰持续到21时30分

2015年9月24日,立汤路,不仅让天通苑私家车主头疼,同样是公交通勤族的噩梦。自从地铁五号线天通苑北站开通以来,地铁天通苑北站及其周边的公交车站渐渐发展成北京北部的一个重要公交换乘枢纽。也是从那时起,堵车成为了天通苑地区出行的常态,尤其是工作日早晚高峰时段。但天通苑居民没有丝毫办法,因为这里是他们上下班的必经之路。

q8

“单双号时候堵得更厉害”

周五16时许,地铁5号线天通苑站外路东,公交东三旗南站已经迎来了晚高峰的前奏。几名身着黄色制服的文明引导员已经在站台上分散着站开,开始执勤。319、426、430、432、464、465、520、617、621、751、905、966、984、昌27、专118路,15条公交线路由此经过,途径线路几乎涵盖了由此往东、北、西三个方向的主要住宅区或人口密集区。

立汤路经过天通苑的这一段是北京典型的通勤路段,车流量和人流量随着工作日早晚高峰有着明显的潮汐起落。通常情况下,这里的晚高峰从下午6时前后开始,持续到晚8时左右。

但在9月11日这天,晚高峰将提前到来。“这几天一直堵,尤其是单双号限行的时候,堵得更厉害!今儿礼拜五,这晚高峰几点能过去没谱儿了!”站台边,一名文明引导员一边如此说着,一边挥动着手中的小红旗。迎面开来一辆465路公交车,缓缓进站停靠,六名在站台等候不到5分钟的乘客排队上了车。车内,只有约十名乘客站着,其余乘客均有座位。

从下午4时30分开始,在随后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立汤路由南往北方向车辆较此前半小时明显增多,但交通状况始终顺畅。每隔五六分钟便有公交车进站停靠,有时会出现三四辆公交车一同进站的情形,站台上候车乘客数量始终保持在20至30人之间。发车频次最密集的是465路公交车,在这一时段,平均不到四分钟即有一辆进站,车厢内并不拥挤,晚5时后车内乘客数量明显开始增多。

这一时段,车载乘客数量最多的公交线路为昌27路。下午5时之前,昌27路进站平均时间约为7分钟,车内也满是乘客,车厢中后部还留有一些空间。下午5时之后,昌27路进站时间逐渐拉长,每辆车在驶进东三旗南站时均已挤满乘客。

“要么堵在路上,要么自觉加班”

q7

17时许,一对情侣来到站台上。很快,一辆465路公交车进站,大部分乘客站在车厢里。“南七家的人口怎么那么多啊?”女子一边朝站在自己身后的男子念叨,一边把背包转到胸前用一只手护住,快步走到公交车上车门口。男子一边无奈地叹气一边跟着上了车。

南七家在天通苑地区名声响亮。这座位于昌平区东南端的村子,村东挨着顺义区,村南便是朝阳区,东距京承高速公路1.5公里,西距天通苑社区1公里,在地图上看,它紧挨着天通苑地区的东北角。有资料记载,十余年前,南七家村内有461户,人口1530人,2006年全村经济总收入9967万元,纯收入843万元,利税总额152万元,人均收入9269元。

而今,这里已经是天通苑周边知名的流动人口聚集地之一。有附近村民称,2007年10月7日地铁5号线开通后,住在南七家村的人也跟着越来越多。虽然并没有建成大型住宅区,村民们在自家平房上加盖自建的出租屋却吸引了大批租客的到来。甚至有人将出租信息冠以“南七家小区”的名号挂在网上,实际仅是自建“公寓”。那些初来北京闯荡的年轻人并不在乎这些,低廉租金很有吸引力,很多人纷纷选择租住在南七家村民自建的房屋里。

来自河北的小伙子王超(化名)就是这样。来北京快半年,他每天起早贪黑,工作在立水桥附近,睡觉在南七家村。

对于下班回家这件事,王超没有太多选择,“要么堵在路上,要么自觉加班晚回家。”这天,他决定一到下班时间就启程回家。进入地铁时,还不到17时30分,从立水桥站上车,在天通苑站下车,出站时快18时。王超原本应该在天通苑北站下车,“但是饿了,心想可以去附近的华联先吃个饭。”

从地铁站走向华联商场的路上,王超路过公交东三旗南站位于立汤路东侧的站台。晚高峰已经切实地到来——原本宽敞的候车站台上站满了等车的人,绝大部分是年轻人,时不时向南面张望,他们要等的公交车就在不到百米远的地方,被车流堵住,只能半米半米地向前挪。

等车乘客逐渐占领机动车道

q5

19时许,王超吃完晚饭,从商场向公交站方向走去。他吃饭的时间里,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来了又走。

这场暴雨加剧了周五晚高峰天通苑地区的交通拥堵。立汤路上,从南向北的半幅路,只有快速公交车道保持着畅通状态,其他车道均已堵得水泄不通——从18时前后开始,车流量逐步增加,很快这条路便堵得寸步难行。

晚高峰期间,公交车的班次明显增加,却因堵车而大大延迟了进站停靠的时间。有的公交司机干脆在开过5号线地铁天通苑南站后,将车驶进绿化隔离带东侧的自行车道,临近站台前再看准时机挤回公交车道上。

而此时,等车的人们在站台上越聚越多。约1小时前,等车的人们还能站在候车站台区域内部,现在,人们已经以站台为原点弥散开来,渐渐向机动车道扩张。又过了1个小时,堵车情况持续加剧,焦躁的人们已经占据了一条机动车道,接近路的中心位置。而公交车,依然在拥堵的车流和此起彼伏的车辆鸣笛声中慢慢蹭向车站。一辆车到站,人群一阵混乱,有的人挤上了车,更多的人因为车上已经塞得满满当当而不得不向后退去,继续等待下一辆被堵在不远处、却要十几分钟才能开到跟前的公交车。

王超挤上公交车时,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之前有机会上车,但他都放弃了,他一直觉着可能再等一会儿晚高峰就过去了,“没准车上会松快些”。很快,王超发现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这次的晚高峰已经超出了此前他对周五晚高峰的印象,于是他拼尽全力挤上了一辆开往南七家的公交车。公交车关门时,他正抬起脚跟,紧紧贴着前一个上车的人。

这次晚高峰一直持续到晚上9时30分左右。

“住得这么集中,不堵才怪”

工作日,王超把手机闹钟定在早晨6点钟,有时会多睡上十分钟,再多睡,他会因为担心被堵在路上而觉得不踏实。通常,早晨6点30分他已经到达公交车站,有时甚至已经坐上了开往天通苑方向的公交车。933路、751路、465路,“赶上哪辆是哪辆,早晨坐车上班的人多,也没啥好挑的,能到就行。”

途中,这三辆车都会经过燕丹,那是另外一个紧邻天通苑的人口密集区。在天通苑北地铁站西部,半截塔是又一个人口密集区。每天,人们从东、北、西三个方向乘坐公交车涌向天通苑北地铁站,傍晚时分又从这里换乘公交车原路返回,日复一日。他们之中,有不少人每天在公交车上的时间超过两个小时,甚至达三个小时。

“工作日尤其是周一,人多车多,特别堵。”大约半年前第一天上班,王超迟到了,那是一个周一。前一天晚上,他上网查公交线路,“就是为了确定上班路上需要用多少时间,定闹钟时还特意把堵车时间也算进去,往早定了时间,结果还是迟到了半个多小时。”那天早晨,他6点40分锁上家门出发,“原以为有1个小时肯定能到天通苑北,结果用了1个多小时,下车后想跑进地铁站去,可当时排队进站的人已经到站外广场上了。”

李大爷是半截塔的老住户,近十年时间里,他也饱受天通苑地区交通拥堵之苦。“别的不说,我就说前几天我去了趟东坝,早晨7点半出门,心想不跟上班的年轻人挤地铁,坐公交吧,这可好,10点多才到。”像很多其他老住户一样,他认为堵车是因为附近居住的人多:“天通苑这么多楼,住了多少人啊?还有附近的这几个村,这些年也都是租房子住的,架不住人多,人多车就多,肯定堵,住得这么集中,这儿不堵才怪。”

租户王超则希望自己能够尽快搬离天通苑地区,“可能过一年、一年半吧,等我有了经验找更好的工作,就换地方住,这儿太堵。”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本报记者 习楠

转载请注明出处:燕城苑社区网-BJYCY.CN » 公交通勤族每天乘车花两小时 天通苑晚高峰持续到21时30分

赞 (2)
分享到:更多 ()